400-0596-589(财富热线) 400-1515-077(售后专线)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行业动态
返回
列表

ofo之死:共享经济被“玩坏”, 退押金要等736年?

编辑: 牧电 阅读量:1061 发表时间:2021-03-16

ofo之死:共享经济被“玩坏”, 退押金要等736年?

近日,人民日报网公布报导《人民直击:凭什么要我等736年才能退回押金?》,让一度“消退”的ofo小黄车再度返回群众视线,昔日的风彩早已变为不风彩。

据中国新闻社8月3日报导,从ofo官网、微信公众号、手机客户端到办公室地址、经销商等,基本上全部公布方式都没法寻觅ofo的踪迹,ofo好像“消失”了一般。

ofo“消退”的背后,留有的是一堆繁杂冗杂的负债。

截止8月份,等待退保证金的客户也有1600多万元。按最少额度99元测算,ofo欠客户保证金达到16亿人民币。另外,ofo经营行为主体东峡大通汽车(北京市)企业咨询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实行标底总额约为5.36亿人民币,未执行总额占比约95%。

从美好愿望考虑,因资产驱动器走红,共享自行车的流行本来能够给共享经济模式方式产生无限潜能。但短短的5年间,以前的自主创业大牌明星、资产新宠儿,ofo已如垂直过山车般从顶峰跌到低谷,以大败收尾。

全部的商业创新,砸钱并不恐怖,尝试错误也没事儿,恐怖的是到最终仍然沒有开创性自主创新,最后迈向山穷水尽。

披上“互联网技术马夹”的自行车租用

两年前,小米雷军有一个出风口论:立在出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做为共享自行车的创始人,ofo便是共享经济模式行业的好运儿——在共享经济模式出风口袭来的2014年,北京大学青年人戴威和他的4名小伙伴们明确提出了“以共享经济模式 智能产品,处理最后一公里交通出行难题”的幸福核心理念,一同开创以服务平台共享资源方法经营校园内单车业务流程的新式互联网公司——ofo问世。

在共享经济模式风靡阶段,ofo跑在了出风口正前方,首先占领了销售市场,成为资本春天的引领者。

2017年,ofo在短短的大半年内就股权融资超出70亿人民币,合理布局全国各地30好几个大城市,迅速攻城掠地。手握着资产的创办人戴威逐渐“一掷千金”,立即北京理想化商务楼租下来整整的四层写字楼,表明出ofo的豪情万丈。

同一年,在中国销售市场刮起全员骑自行车的热潮之时,ofo逐渐利欲熏心地涉足国外,依次开拓了九国销售市场。

ofo并未做实中国销售市场,就处心积虑涉足国外,显而易见是脱离实际的瘋狂扩大。

而那时候,ofo还得到了中国有关组织评比的“全国各地最好运营模式成果奖”。

殊不知,安全隐患早就露出水面。

2017年10月,多地ofo小黄车客户举报:应用ofo碰到消费陷阱,本来要付款199元的出行保证金,却买变成不能退款的“59元包会员年卡”。

在ofo押金网页页面上表明着“59元包一年出行”,但为选择项。点一下进来之后,“59元包一年出行(免保证金)”与“199元保证金(能退)”并排能用。

因此,客户的举报原因是:点击查看的是交保证金的网页页面,不应该把会员年卡放到保证金网页页面,并设定默认设置选择项。这并不等于绑票消費了没有?

ofo的经营模式是,根据协作代工生产(如天津市飞鸽、上海凤凰等知名单车生产厂家为其生产制造自行车),再大批投入市场,朝向C端客户收费标准(保证金及汽车分时租赁花费)来盈利。

在移轨自主创新 来看:同外界合作方应创建有生产主力的良好关联,要像真实的合作方一样,感化相关者“共创”完成新目标群体。

而ofo与经销商的协作仍是传统式的OEM,滞留在经济发展权益的协作方面。

这类方式自共享自行车问世至今,就被提出质疑为“伪共享经济模式”。共享经济模式“开山鼻祖”蔡斯对共享经济模式的界定,疏忽是根据社会性服务平台共享闲置不用商品資源或认知盈余,以小于专业能力策划者的边际效益出示服务项目并得到收益的社会现象,且資源的分配权与所有权分离出来。

共享经济模式的核心理念取决于一同有着而不占据,利润最大化地运用資源,进而造就大量的价值。

但实质上看,共享自行车做的实际上是传统式租用,并非真实的共享资源方式。就“闲置不用資源”来讲,共享自行车就并不是。ofo和死敌摩拜单车(后被美团外卖回收),均选用了已有自行车租用的轻资产方式。

而共享经济模式的实质是联接供求两边,自身是轻资产方式。例如滴滴打车,被共享资源的的士、顺风车、滴滴顺风车等都并不是滴滴打车的财产,只是来源于社会发展上的闲置不用车子,滴滴打车仅仅联接供求两边的服务平台。

但凡互联网公司,没人想要把自己做“重”。但在资产的驱动器与市场竞争拼杀下,ofo和摩拜单车都不谋而合踏入“误入歧途”,推广大量的自行车支撑点B2C的租用方式。实际上“违反”了共享经济模式的真实逻辑性。

股权融资以后,共享自行车的核动力汽车愈来愈瘋狂。因为它务必持续推广自行车总数来抢占市场,再从金融市场获得大量股权融资来继写自身的创业历程。

当资产逐渐撤离,创业历程就没下面了。共享自行车改革并未取得成功,就深陷到一个“伪共享经济模式”的无限循环。

对比于共享出行(如滴滴打车)、联合办公(如优客工场)、共享资源租房子(如海外的Airbnb爱彼迎)等共享资源方式,ofo们好像衣着“互联网技术马夹”的自行车租用,不过是传统式租用方式的“变异”,跟过去撒落于大城市街边的公共性自行车租赁没很大区别。

移轨自主创新 觉得:ofo并沒有完成真实的“移轨”,并沒有对运营模式和生态体系开展开创性自主创新。

开创性自主创新针对造就销售市场是尤为重要的。中国公司必须从销售市场渗入向造就销售市场转型发展,进而创建新的核心竞争力。

投资者“断粮”,赢利难解

成也快,败也快。

当共享自行车淋浴着七色彩虹一样的风景,ofo的困境早已逐渐——就在2017年年末,戴威豪情满怀地将共享自行车引向国外销售市场,投资者逐渐“断粮”了。

烧了很多年的钱,投资者有一些按捺不住。而这时的ofo,并未寻找赢利点。

“一开始,大伙儿全是向前冲,以最短的时间收种销售市场和客户,这期内每家实际上也都是在寻找成本费和收益中间的均衡点,除开客户收费标准,也在试着广告宣传等别的方法。缺憾的是,大家都沒有找到答案。”ofo辞职工作人员那样思考。

共享自行车究竟能不能赢利?这个问题迄今难解。

针对共享经济模式方式自身来讲,共享资源闲置不用資源的另外还要盈利。一切一个做生意,运营模式全是存活重要。但针对ofo们来讲,顺顺当当无尽好,怎么样赚钱好像不太关键。

最开始,许多 共享自行车知名品牌的发展,全是靠投资者静脉注射活下来的。但人活一辈子,一直要还的。一直不挣钱的运营模式,终归步履维艰。

实际上,在ofo盛行校园内的情况下,有些人在北大未名BBS上给ofo的经营成本算了吧一笔账,发觉每辆每日必须资金投入大概3元上下的管理成本。

依据其计算,假如每台自行车日存货周转率在6次上下,依照每一次应用0.5元测算,每辆日收益便是3元,和管理成本差不多。假如算上毁坏、遗失等状况,那麼ofo毫无疑问赔本。而具体的运维管理成本费远超3元。

假如根据价格上涨来减轻运维管理成本费,理论上可行,但具体很有可能会导致客户外流,难以提高效益。

投资者也好像意识到,共享自行车运营模式短期内难解。可是傲骄的戴威依然坚持不懈理想化,回绝投资者的建议,无论如何还要把ofo做下来。

在2018年11月ofo深陷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戴威仍然冲着职工悲痛地说“就算跪着还要生存下去”。但客观事实是,那时候ofo早已比较严重差钱。

之后,应对高额的经销商借款,没法退还的客户保证金,规模性的业务流程收拢和裁人,戴威总算意识到“钱”简直个问题。

要人命的是,ofo在共享经济模式方式的探寻上,一直沒有寻找合适的赢利点,没法消化吸收自行车经营全过程中的成本费高新企业。而规模性的扩大也无法给ofo产生充足的规模效益,当然没法支撑点共享自行车骑车下来。

看上去幸福的运营模式,但没法造就新使用价值。

移轨自主创新 觉得:假如方式自主创新不可以发掘和搭建新目标群体——通常大量地发生在未知领域,使公司完成量子科技提高和包容性增长,那么就没法完成真实的移轨自主创新实践活动。

方式自主创新,沒有“组合策略”不好!

共享经济模式也有将来吗?

2019年8月,英国联合办公室内空间WeWork进行初次公布募股——到此这一公司估值470亿美金的独角兽企业欲谋取发售。而先前早已砸钱很多年。

可是,WeWork依然表明:预估在由此可见的将来没法完成赢利,如要完成赢利,很有可能必须在提升租用和操纵成本费层面提升开支,而这毫无疑问会对WeWork企业的发展速率造成不容忽视的危害。

谋取IPO毫无疑问也是有捞钱之意。可是,更关键的是轻资产方式下,赢利仍然是缠住联合办公领域的较大难点。

在共享经济模式出风口下挫的时下,是否有更强的探寻途径?

房地产网络红人毛大庆于2015年创立的优客工场,历经两年探索,正主要使力轻资产发展战略。不做“二房东”,只是试着“轻资产 绿色生态联接”的方式。

据统计,优客工场顺利完成全国各地30多个轻资产合作项目落地式,遮盖北京市、石家庄市、深圳市、广州市、西安市、乌鲁木齐市、呼和浩特等好几个大城市,扩展从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到设计方案、文化艺术等行业的业务流程协作,服务客户有中小型企业、国际贸易公司等。

其经营逻辑性是:以管理方法輸出和服务项目订制为支撑点,撬起领域方式扩大,向办公室全顾客价值服务项目裂变式者转型发展。

能够看得出,优客工场借助于共享资源绿色生态和有关丰富多彩商圈,为财产方造就跑赢销售市场平均盈利的另外,也减少了本身的赢利周期时间。

截止2018年年末,优客工场根据卵化、企业并购、项目投资等方法共入股50多家企业,基本产生以联合办公室内空间为关键,全产业链合作方组成的绿色生态社群营销。

这实际上也切合了共享经济模式的实质:减弱使用权、释放出来所有权,以更高效率的方法做大做强闲置资产,使每一份社会资源获得使用价值利润最大化运用。

在销售市场不景气的2019年上半年度,优客工场仍在深圳市地区进行对wedo网络社和松禾创业孵化器的融合,年营业收入破亿人民币,首次完成赢利。这也许给共享经济模式行业产生一丝黎明。

再返回共享自行车行业。ofo们往往沒有把共享经济模式方式跑通,最重要的难题是欠缺系统化自主创新。

本来在共享自行车这一行业找到销售市场,却沒有打开新的运动轨迹和历史时间——抛开很多砸钱、扩大过度这种要素外,ofo自始至终沒有寻找共享经济模式方式在共享自行车细分化行业的“概率”,伴随着资产破裂、经销商追债、多头管理等难题暴发,也就沒有退路了。

摆脱事情发展趋势的持续性,推动彻底不一样的包含服务项目方式、生产模式、合作方式、运营模式、经营模式等以内的机构运行方法的自主创新,它是移轨自主创新 授予方式自主创新的内函。

回头巡视ofo在这种层面的运行上,基本上没有什么重特大自主创新,更沒有让人希望的闪光点。追随共享经济模式的出风口迅速起降,但又迅速坠落。

并不是ofo不努力、不愿取得成功,只是在共享经济模式的旅途上自身迷途,找不着向前的方位!

资产潮水退去,才察觉自己在裸泳。如今,被列入失信被执行(“失信人员”)的戴威早已完全舍弃,回家了做起了“奶妈”!

殊不知,针对很多ofo小黄车客户而言,去ofo总公司排长队退钱、关联支付宝钱包取号、买东西退保证金等变成一场不停的拉据战:电话打不通,网上客服排长队十万多的人……有客户吐槽说,“照这速率,我再等736年才可以退还保证金了。”

“事到如今,ofo也有来管吗?除开等候,大家还能干什么?”那样的询问,一样让人无可奈何、难解。

方案策划/实行:移轨自主创新 我国精英团队

编写/综合:朱丽

排版设计/设计方案:邵珍

免费获取加盟资料